我们该怎么在互联网+时代生存?(在互联网时代我们应该怎么做)

幕言助手 2022-02-23 幕言直播助手 72 ℃无人直播_云蹦迪软件客服微信:gogoh6
正文

网络上曾经流行过这样一个假设,如果把你放在一个物资充足的房间,并有网络和电脑、手机等上网必备的设备之后,可以在这个房间中呆多久?当时不少网友表示,自己能待到“天荒地老”。但是在眼下由于疫情的关系,大多数朋友还真就遇上了这个假设中的环境,甚至物资还不是“从天而降”,而是需要大家自己动手通过互联网等渠道获得。但在保障了足够的物资之后,这段漫长的空闲时间里,精神需求似乎成了一个填不满的无底洞。

【20年前的互联网,面临“生存”危机】

在1999年由国家信息产业部推动,由《人民日报》及梦想家中文网在内的多家媒体主办的“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在北京、上海、广州三地招募志愿者。这场时隔20余年的测试里,主办方提供可一张有床的房间、拨号网路、手纸,以及1500元的现金和1500元的虚拟货币,唯一的要求是测试者在72小时内不能开这个房间。如今看来,这场测试是否有着强烈的既视感。

我们该怎么在互联网+时代生存?

当时这场测试引发了很多的讨论,而最初很多网友认为72小时很容易撑过,并且由于主办方并未设定太多的限制,所以完全可以在网上购买生活物资,甚至直接联系熟人帮忙送物资也是可以的。但当时的测试结果却大大出乎外界预计,年仅18岁的志愿者“雨声”由于只有3个月的网龄,所以在难以获得外界援助的情况下,最终在忍受25小时的饥饿之后递出了“投降”的纸条。

我们该怎么在互联网+时代生存?

不过当时也有相当一部分的挑战者,借助在官网上设有链接的送餐永和豆浆解决了最初的“生存危机”。而除了购买食物之外,由于挑战资金在当时算得上是相当充裕,所以很多人甚至还置办了新衣服、床单,以及无绳电话等物资。在解决了基本需求之后,当时的挑战者开始想方设法消磨时间,尽管彼时网络上的内容也算丰富,但挑战者依然渐感乏味,一位女挑战者在邮件中则写到,“越来越没劲”,以及“还有半天就可以释放了。”

【相似处境,从“艰难生存”到“无聊经济”】

再把时间转回现阶段,从一定程度上说,许多朋友近来似乎也正在接受一场条件相对宽松的“互联网生存测试”。而在当下由于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尤其是电商、外卖、跑腿等业务的逐渐完善,足不出户获得生活物资对于许多人来说,已经不再是无解的难题,更不需要天天指望着永和豆浆。但是在满足了物质需求之后,大家在精神需求方面似乎也变得更加迫切的需要解决了。

我们该怎么在互联网+时代生存?

2月8日,上海一家酒吧在抖音上做了一场舞台直播,直播间内累计在线人数超过121.3万人。很快,在快手上也发起了“不如云蹦迪”的活动,不少酒吧纷纷入驻其中。而我们则仿佛能看到了这样一个场景,一边是在冷冷清清的现实环境中,DJ在镜头前喊出“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但屏幕另一头瘫坐在沙发上的观众,则犹豫着此时是该自嗨,又或者当着家人继续维持面无表情的状态。

我们该怎么在互联网+时代生存?

除了“云蹦迪”之外,在网易云音乐平台上则还举行了“卧室音乐节”等活动,部分网友(以及家里的猫)的“睡觉直播”也出乎意料收获了大批观众。似乎一夜之间,什么百无聊赖的行为只要被放到了网上就都能收获大量的关注。而这些突然崛起的线上活动,固然被业内吐槽为“无聊经济”只能昙花一现,但即便是只有短暂的“走红”也足以证明,这些“无聊经济”背后所反映出愈发变得强烈的用户需求。

【各行各业必须面对的“云互动”趋势】

诚然,现阶段很少有人真的会觉得根基不稳的“云蹦迪”等无聊经济能撑过疫情结束,但即便没有此次的疫情,也确实有越来越多的行业开始以各种形式的“云互动”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诸如去年双11期间已经开始试点的银泰导购直播项目,据悉在此次疫情期间,银泰导购在家直播导购累计时长已超过10000分钟,累计观看量超过10万人次。而说到导购直播,或者说是直播电商,相信大家也已经看到了此前的蓬勃发展趋势。

我们该怎么在互联网+时代生存?

事实上在这20年间,整个互联网发生变化的不仅仅只有用户上网速度的提升。事实上各种行业类似“云互动”的出现,也反应出越来越多的传统商业模式或为求生、或为发展,已经越发重视业务的线上与线下打通。

20年前的互联网,用户仅通过拨号上网“求生”会面临各种各样的困难,无疑是因为当时立足于线上的诸多服务还没有发展壮大,而传统线下商业也尚未打开那扇通往互联网的大门。但在互联网高速发展20年之后,如今我们不仅能通过网络了解外界的实时资讯、下单各种生活所需用品,甚至还能借助互联网追寻越来越多的精神需求。

本文TAG:

幕言助手_手机无人直播软件_手机版无人直播软件_无人直播软件有哪些_无人直播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