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蹦迪火了,但救不了夜店,打赏收入仅为线下零头(云蹦迪什么意思)

幕言助手 2022-02-23 幕言直播助手 46 ℃无人直播_云蹦迪软件客服微信:gogoh6
正文

撰文 / 董雨晴

编辑 / 王晓玲

从2月10日开始,棱镜乐队吉他手陈恒家一直在各种平台做直播。棱镜乐队平时一直在Live House等现场表演,在疫情影响下首次接触直播。这几天陈恒家每次直播后,都会上微博去看一下观众的反应,他发现那些平时在现场High的观众看直播时是窝在被窝里,有人还喝着小酒。

陈恒家觉得这可能是因为棱镜乐队的曲风,棱镜乐队是一支来自成都的乐队,“有来自南方的细腻,让人特别舒服”,“让人觉得挺温暖的,感觉我们的曲风也挺适合这种形式”。

不过陈恒家仍然觉得直播没办法与现场相比,以互动为例,尽管有弹幕区可以让用户进行反馈,但他感受到的热情与速度远远不及线下猛烈与迅速。而对观众而言,线上与线下的感受更是相差悬殊,“在线下livehouse看演出的时候是有很强劲的低音的,甚至会有主场唱破了的那种声音,那种临场感是直播没法带来的”。

和陈恒家一样,这半个月的直播试水,让那些习惯了现场表演的音乐厂牌、乐队、艺人也对直播平台展现出了纠结的情愫,他们对如今直播的商业化成熟程度惊奇欣喜,也对直播侵蚀着线下live表现出不安。

“线上肯定有局限性的,这几乎可以说是两码事”,有乐队艺人对两种娱乐形态如此评价。

尽管绝大多数人都认为这只是权益之计,但用户的热情让大家不得不坚持下去。从2月初夜店和乐队做直播开始,“云蹦迪”就成了各大视频平台的热门,创下多个直播平台的日活新高。一时间,各大酒吧、夜店、Livehouse、音乐厂牌,那些因为疫情赋闲在家的相关行业从业者,一股脑全部加入了这场云蹦迪运动,以缓解在疫情下受影响的经营损失。

正月十五晚上,因为网易老板丁磊两年前下场打碟出圈的TAXX第一场直播,最高在线人数就突破了7.1万。

云蹦迪成为属于隔离期的独特时尚。倒上一杯酒,戴上一副耳机。有心之人还会换下睡衣穿上漂亮的衣服,顺便化个精致的妆容,打开视频网站,以直播的形式开始观看一名戴着口罩的DJ打碟,或者是看乐队表演——酷炫的声光效果,关上灯,仿佛真的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云蹦迪火了,但救不了夜店,打赏收入仅为线下零头

图/董雨晴

“起初就是不少粉丝在家憋得时间太长了,就求了一些音乐现场的版权,问能不能在网上放”,棱镜乐队经纪人九一告诉AI财经社。TAXX的业务负责人也表示,在抖音上开启云蹦迪纯粹是因为老客户催的太急了。

很快,人们发现这种云在线模式也能被人们所接受,甚至一度火爆的不行。

云蹦迪一时爽,但能不能一直爽?大规模的线上演出此前碍于技术壁垒与行业态度一直未能实现,但在这一轮云演出热后,有不少乐队反馈会将直播继续做下去,如今日趋成熟的直播行业,既可以为艺人拓展一份收入来源,还可以拓宽粉丝的范围。不过,一些线下娱乐场所的经营者则展现出了截然不同的态度,“线上收入和线下完全没法比拟,我们终归还是要开业的”。

现阶段,即便疫情已出现转好的苗头,但线下演出还未到开业的时候,人们很难走到线下开启真正的狂欢。而艺人们也只得一边埋头创作、一边走入直播间,隔着手机摄像头,跟粉丝们一起嗨。

云蹦迪火了

正月十五晚上,眼看着春节就要过去,但受疫情影响,全国各地的娱乐场所未能如期开业。在老用户的一再催促下,上海TAXX决定到抖音开辟一块线上区域,专门供人们“云蹦迪”。

TAXX坐落在上海卢湾区淮海中路商圈,2018年底,网易CEO丁磊为了给自家新上的电音平台“DI电音电台”站台,还曾亲自跑到TAXX下场打碟客串DJ。在没有疫情的时候,这家上海滩最有名的夜店每晚都客来如云,路两旁排满扎堆的豪车。

拥有超400个员工的TAXX决定将平日里当作是宣传窗口的抖音拿出来使用,由自家的音乐工作室负责设备调试,而不是单纯的使用手机录制。2月8号当晚,一场简单但也不失专业氛围的直播就这样在抖音上开始了。

晚上10点开播,直播持续了4个小时,最高在线人数一度突破了7.1万。TAXX相关业务负责人周诚告诉AI财经社,“第一天在抖音的合计收入达到了336700元,老板最终全部捐给了宋庆龄慈善基金会武汉爱心专项款”。

实际上,加上平台抽成的部分,TAXX当晚的直播打赏收入超过了70万元。“但和店里的收入不是一个量级的。”周诚说。简单计算一下,TAXX拥有超3000平米的面积,可以容纳3000余人,大众点评显示它的人均消费是1190元,如果想要预订座位,则需要3万元起。

受TAXX的启发,另一家夜店,ONE THIRD于2月9日晚间,也在抖音开设起直播。从当晚9点到次日凌晨2点,累计在线人数超过 121.3 万人,合计打赏收入近200万元。

对于日客流不超过一万人的夜店而言,这样的在线人数可以说是获得了极高的关注,以及一笔不菲的收入。

一时间各大平台、公会都坐不住了,纷纷大规模招聘DJ主播。 短短几天的时间里,甚至还有中间商借此大捞一笔,与酒吧、DJ签订合作,为他们做流量运营,分取直播打赏10%的收成,几天时间内,有人便收到了近百个酒吧的合作意向,还有人借此向DJ收取保底押金。

线下演出大规模转战线上蓄势待发。

不过,对于那些头部公司,更多的只是能够缓解生存压力与停业的焦虑。

TAXX老板娘在朋友圈说,“特殊时期,我们并不是想博眼球,更多只是想给大家制造点蹲家里的娱乐感,也让我们这个企业活下去”。

据此前媒体报道,拥有超400名员工的TAXX,加上场地费用,平均月成本在200万元。

作为坐落在北京工体北路上的知名KTV,“K歌之王”也在不久前发出了一封全员信,信中表示,“受疫情影响,持续闭店状态让公司现有财务承受巨大压力,经管理层研究决定,于2月9日与全体员工200多人解除了劳动合同”。早在2016年初时,微博博主“关爱八卦成长协会”曾晒出王思聪在“K歌之王”消费一晚的6张单据,单据显示合计消费250万元,这便是盛极一时的K歌之王如今所面临的局面。

除了夜店经营者,由于线下演出场次大幅减少,头部艺人的收入也大大缩水,而线上打赏的量级还远不够线下收入。更艰难的是普通DJ,头部厂牌和DJ可以得到平台的流量扶持,而普通DJ即便是在线上开设直播,打赏收入也远没有头部DJ多。

云蹦迪火了,但救不了夜店,打赏收入仅为线下零头

过年期间空无一人的三里屯酒吧街 图/董雨晴

线上蹦迪真香

这一天,在家办公的快手直播活动运营负责人赵天一像往常一样在晚上刷快手,当他看到一些酒吧主动在快手上开设直播并且人气旺盛的时候,很快快手就上线了“云蹦迪”专区。后来他对媒体解释说,“我们会发现演艺行业,包括演唱会、剧院、酒吧等在内,在疫情这个阶段其实压力很大,很多家开始自己主动探索线上营业的新路径”。

对此,快手也对AI财经社表示,“在疫情期间,快手助力了一系列线下场景的向线上的探索,与合作伙伴一起发起直播活动,在这段时间快手创下了直播日活的新高”,其中,与太合一起合作的连麦音悦会,3个小时吸引了300万人观看;情人节当天,夜店PK总在线人数近300万,随后快手还与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合作了“良樂”在线音乐会。

网易云音乐也在自家的直播平台LOOK上打造了“云村卧室音乐节”,据其官方披露的数据,参与云蹦迪或云村卧室音乐剧的用户每天可达到十几万人次。此时,LOOK直播也吸纳了TAXX、ONE THIRD、FIRST等多家厂牌入驻。其中,不少DJ在直播间的单日收入可以达到数万元。

B站也是这一轮大众蹦迪的重要阵地。弹幕区对于这个突然而至的新类型表现出了新鲜感。B站方面对AI财经社表示,整个防疫期间,B站累计宅家听音乐、云蹦迪共计4亿次,其中,原创音乐播放达到了2720万次。

摩登天空的宅草莓音乐节五日在B站的直播间内累计超128万人次观看。此后,B站又打造了B站宅现场,作为音乐类现场直播,共聚集了上百位音乐人,78场线上音乐现场,融合了独立音乐、民谣、爵士、朋克、电子、说唱等音乐风格。

云蹦迪火了,但救不了夜店,打赏收入仅为线下零头

图/视觉中国

就连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平台也没放弃抓住这波红利,顺势打造了云蹦迪专场,在拓宽品类的同时,吸纳新的用户。

感受到现场娱乐线上化好处的不止是平台。这一轮云蹦迪热潮中,不少艺人歌手也献出了直播首秀,为了适应这种新形态,艺人和经纪人也在探讨找寻新的表演方式。

“第一天我其实挺懵的,提前5分钟进入直播间发现很多人已经在等了,热情还是有的,但是刚进入之后,简单说了几句话,心里想怎么没有人回应我。”陈恒家说,直播吸引来了老歌迷们,但也带来了新的路人粉,“其实有些人进来能明显感觉他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但最终听下来了”。

为了调和这两种观众的体验,棱镜乐队经纪人九一告诉AI财经社,“我们正在尝试半演出、半互动的形式,它就像是一个有演出环节的茶话会,可以分享一些故事,创作的心情”,几天尝试下来,九一发现这样的效果最好,“其实纯聊天的话,还有很多人是因为你的音乐过来的,如果纯演出的话,大家又会觉得达不到效果,设备达不到”。

音乐厂牌或者是线下娱乐与直播行业的融合,成为这一次疫情下多种线下场景线上化的惊喜收获,比起大部分昙花一现的无奈之举,线上live展现出了可持续性。多位经纪人表示,在这场疫情过后,会将这类模式继续推行下去。尝到甜头的摩登天空更是一口气签了B站、唱吧、今日头条、西瓜视频、快手多家平台。

“直播的人数是远超线下的”,九一认为这是因为现场的成本门槛高,场地能容纳的人数也有限,直播可以大大拓宽受众的范围。

此外,多位经纪人也看好这类直播的商业化前景,可以给艺人拓展更多收入来源,“在不影响创作的前提下,我们愿意做这样的尝试”,陈恒家表示,“除了线下演出,会给大家带来一些线上的东西,更耐看一些,现场看过就过去了,但线上的东西可以反复看,可能你在不同的心境下去看,同一场线上直播听到的感受都是不一样的”。

live是最后的尊严

直播虽好,但曾几何时,无论是平台方还是内容供应商都对直播展现出了谨慎的态度。

直播一度被看作是现场娱乐的新探索。2014年,汪峰鸟巢演唱会便首次尝试了付费直播的模式,经营方乐视视频通过向每位会员收取30元的“门票费”,获取了共计200万元的收入,这对当时的各大视频网站而言是个启示。

但从艺人、经纪人,再到音乐厂牌却对此一再观望。

在唱片业衰落,线上音乐版权规则未建立的这几年间,演唱会是音乐行业从业者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们所担心的问题是线上直播会影响线下的票房。TFboys周年演唱会,一年只有一次,才会考虑最大限度的辐射,因此才会有线上转播。但更多的歌手采取的是巡演模式,一年要开上几十场演唱会,担心版权等收入问题,像林俊杰、周杰伦这些歌手几乎不会转播。

同时一些人也担心线上的舞美音效较之线下大打折扣。2016年时,为了解决现场感的问题,摩登天空甚至搭建了一个单独的平台,叫“正在现场”,专门做VR直播,那一年“正在现场”做了几百场活动,从草莓音乐节到摩登天空旗下艺人的个人演唱,一应俱全。

当时包括腾讯视频Live Music、野马现场、乐视音乐在内的多个平台都在探索现场娱乐直播,投入不小,但几年后,这些平台几乎全部销声匿迹。恰巧也是这几年,快手、抖音崛起,人们对直播有了新的定义。

九一这段时间体验直播后,仍然认为临场感是线下娱乐最大的魅力,“不管是氛围感、参与感,台上的人,还是台下聆听的观众,都是完全不一样的状态,这不单是技术的问题,多个层面都是”。

平台方实际一度也对蹦迪、音乐会这种线下场景的线上化持怀疑态度,“线下场景的迁移一直在缓慢进行,主要是对于效果并不确定,比如电商直播2019年其实已经很流行,只是更多其他线下场景,要通过直播在线上付费、转化和获客,需要去摸索、实验,过去一个月因为特殊的情况大家加速了探索进程,实现了破冰”,快手方面对此表示,实现破冰之后,这种探索在疫情过去之后可能会回落,但一经开启不会终止,从长期来看有很大价值和潜力。

同时快手也认为,从直播内容的丰富和多元化角度,现场娱乐这种高质量的直播内容对一二线城市用户有着更强的吸引力,“这对快手直播生态是一个很好的补充”。

只是那些线下店面的经营者缺乏信心,“线上直播难成气候,那些动辄打赏几十万的都是网红的酒吧,普通酒店去做直播根本没人看,线下酒吧还得是靠酒水赚钱”,即便是一些头部娱乐厂牌,也反馈近几日的数据相较开播首日有明显的下滑。

云蹦迪火了,但救不了夜店,打赏收入仅为线下零头

图/视觉中国

TAXX的业务负责人更是直言,除了线上收入完全无法和线下相比,“临场感也不足,这几天线上直播,很多客户就已经在提出各种互动需求了,但线上互动感肯定没有线下强”。

尽管线上直播为现场娱乐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但并不能彻底取代线下娱乐。有人喜欢蹦迪,是希望借此释放压力。有人喜欢去听现场,是想感受身临其境的震撼感。也有人想借此社交,毕竟每一次线下娱乐都能接触到不同的“同道中人”,说不定还会偶遇丁磊、王思聪。

这是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周诚为化名)

本文TAG:

幕言助手_手机无人直播软件_手机版无人直播软件_无人直播软件有哪些_无人直播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