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的第一桶金:“开了家情趣用品店,差点被当成性工作者”

幕言助手 2022-02-24 幕言直播助手 56 ℃点击这里查看抖音、快手互动游戏演示,客服微信:gogoh6

年轻人的第一桶金:“开了家情趣用品店,差点被当成性工作者”

开情趣用品店,如今成了一些年轻人的创业选择。这门生意不仅撕开了人们日常欲望的窗户,也为自己的事业带来了一线曙光。

年轻人的第一桶金:“开了家情趣用品店,差点被当成性工作者”

曾经散落在居民区小巷深处,街角逼仄的门脸房中的性用品商店大概是每个90后跟家长散步时的噩梦。

紧闭的店门前摆放着毫无美感,但是字体巨大到无法忽视的“成人保健”广告牌,以及路过这样的店铺时,自己和父母心照不宣却又无法言说的尴尬沉默,构成了一代人关于性以及性用品的最初记忆。

年轻人的第一桶金:“开了家情趣用品店,差点被当成性工作者”

简单粗暴的宣传语和设计粗糙的外包装,让曾经只将男性作为目标客户的情趣商品与色情、低俗等关键词自动关联,对待性的讳莫如深和性教育的缺席也将追求性快感变成了一件丑恶的事。

但奇妙的是,在性这个话题绝对算不上健康的大环境里野蛮生长起来的80后、90后一代,竟也开辟出了一条自我探索之路。

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涉足相关产业,曾经只关注男性需求的情趣用品行业也逐渐开始拓展女性向的市场。

很多情趣内衣、情趣玩具等产品都摒弃了从前直白露骨、让女性看见就立刻购买欲全无的设计,开发出不同功能的同时,朝着更具审美的方向发展。

尽管在社交媒体和电商平台上的宣传和产品推介还是有不少红线,但在夹缝中生存下来的各大品牌、测评博主们也在产品的营销推广中给年轻人补上了一课:

性需求不再与羞耻划等号,变得更加生活化、常态化;围绕着情趣用品,更坦率更健康的科普知识被传播开来;面向年轻人的情趣用品品牌,也在将女性的自我意识、两性关系间的沟通交流等议题关联起来。

有研究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情趣用品行业市场规模已经达到1134.4亿元,多家原创情趣品牌在近年来获得了千万元级别的融资,自2020年到2021年上半年为止,新增产业相关企业注册超7万家。

年轻人的第一桶金:“开了家情趣用品店,差点被当成性工作者”

一家咨询机构对去年中国情趣用品消费行为的调查

在这样一片大好的市场前景下,不少新一代年轻人在工作之余都会选择经营情趣用品作为副业,甚至有人因为经营得当,收入远超主业,放弃了工作投身到相关行业中。

从2012年爆红于网络、一度作为数个品牌代言人、照片被挂满北京地铁通道的马佳佳开始,“90后创业者投身情趣用品产业”这样的猎奇标题铺天盖地出现在媒体上,其中一个良性效应就是让大众逐渐了解、接受做情趣用品也是正当体面的行业。

而情趣内衣、情趣玩具等脱离了简单避孕刚需的性用品依旧存在着巨大的利润空间。

在五花八门的店铺中,情趣用品所需的启动资金并不算高,如果只是作为副业也不需要太大的囤货量。

时至今日,无论是KOL带货广告或博主测评,还是身边的熟人朋友盘下一家无人售卖的情趣用品店,可能都不会引来太多大惊小怪的声音,更年轻的一代开始将“卖情趣内衣和小玩具”看作一份稀松平常甚至有时候还有点酷的职业。

但作为略有些特殊的商品,部分消费者可能还做不到走进店里向店家大方咨询、开开心心提着刚买到的情趣用品一路走回家,这也让无人店面和线上平台成为此类产品的主要销售渠道。

年轻人的第一桶金:“开了家情趣用品店,差点被当成性工作者”

一间只有几平米的店面,几台自动贩售机,只要自己足够勤快,多跑几趟就能省下来人工成本。不仅在一二线城市,生活在三四线城市、头脑更灵活、接收讯息更迅速的一代,也火速找到了当地的市场空白。

一个个朋友圈和微信社群中,在年轻人居多的新建住宅区域里,情趣用品店开始在国内城市里默默生长蔓延。

香香原本是一名健身教练,但这行儿在她眼里就是青春饭,最近几年更是感到力不从心。一次偶然的机会,老家陈旧的性用品商店给了她灵感。

“就是那种带着闪光灯牌的‘成人用品’店,这么多年没怎么变化,小时候经过感觉特别不好意思,但也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去年我回家遇到疫情,在家里待了好久,爸妈说要不在老家找个活干干算了,我当时就盘算开个情趣用品店也不错。”

香香说自己是那种比较在意别人感受的人,内心也有奉献精神,在健身房,她从事的业务方向是按摩和拉伸,性事在她看来也是人放松和愉悦的一种活动,开情趣用品店跟自己既往的工作有点关联。不过,她后来承认这种想法还是过于幼稚。

想法变成现实的过程充满了曲折。大城市租到合适的店面不容易,但在香香所在的小城市,搞到店面容易,揽客不容易。更让她刚感觉难堪的是客人没来,却来了很多不怀好意的人。

女孩开性用品店难免会遭到邻里背后的议论。她最初想跟父母借点钱作为启动资金,他们一开始的态度特别坚决,希望她换门生意做,或者离自己家远一点。她妈妈更是一脸不解,“你老娘这辈子见过的那些玩意儿就两个,一个是避孕套,一个就是卫生巾,你快别出去丢人了。”

开店第三天,香香就遇到了尴尬事件。一个男顾客进来就问有没有“那种服务”,“他看起来40多岁,拿着手提包,头从门帘钻进来,我当时愣住回了句没有,他就走了。”没见过这种阵仗的香香当时差点要报警。

“开店、找货源、进货、上架、揽客,去年疫情那段时间弄这些事一点不顺利。”刚开始生意并不好,后来是通过朋友的朋友帮忙传播,一些人才慢慢知道了香香的店。她了解后才知道,很多人其实不会根本不会用,后来她就加开始加客户微信,教对方使用方法。

开店一年,她从刚开始每天只有一两个零散客人,到现在朋友圈卖货,每天能售出十几件商品,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性用品店老板娘。“我也认识了不少性态度特别保守的女生,她们的生活也发生了点改变。三天两头找我聊,我才发现原来小城里的人,看起来悠悠闲闲,实际上对床上那些事也蛮焦虑的。”

年轻人的第一桶金:“开了家情趣用品店,差点被当成性工作者”

更有资源的年轻人开始占领上游环节。

从美国艺术院校毕业,回国后,成为某社交平台的创始人、项目大获成功后退出,随即创立了某获得千万级别融资的女性情趣用品品牌——这样的履历是很多情趣商品研发、设计、营销等各个岗位的年轻人的工作轨迹。

更贴合90后、00后价值观和审美的品牌定位,更积极、健康、生活化的品牌概念,以及更符合人体需求的功能开发和外观设计,共同将一个曾经以贴牌代加工为主、在国内有点“不入流”的产业打造为一条创投融资的新赛道,这是新一代从业者带给情趣产业带来的最大变化。

在连云港旁边的灌云,午夜魅力服装厂的老板雷丛瑞生于1991年,已经是情趣内衣的龙头代工生产商,在其巅峰时期国内外市场上七成的情趣内衣都来自这里。

从15岁时为了补贴家用开始在网上售卖情趣内衣,到引领灌云成为情趣内衣产值高达25亿的“产业小镇”,雷丛瑞以年轻人的视角,让简单的代工出口有了更丰富的“玩法”。

年轻人的第一桶金:“开了家情趣用品店,差点被当成性工作者”

他会自己参与情趣内衣的设计,也会利用各种社交平台,分析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消费趋势。作为年收入超千万的工厂主,被业界称为“中国情趣内衣一哥”的雷丛瑞带给传统加工业的是更敏锐的商业观察与直觉。

“非洲的订单大多会选择十分艳丽的大红或深蓝色,南美的订单在尺码上会更紧身一些”;他也会给日本的AV剧组免费赠送自己厂子里设计生产的情趣内衣,从源头上实现引流带货。

上文中的香香,也曾经推荐一些情趣内衣给自己的客户。她说这些客户同时也成了自己朋友,都或多或少的获得了不少“性福”,她们也会在自己的小群里,交流使用的乐趣等等,顾客群体越来越大,她的小店也开始有名。

除了最基本的设计和经销,也有一批更专业、更有胆识的女孩在情趣商品的贩售推广、玩具测评、性知识的科普宣传中逐渐将自己打造成一个可以不断创造经济价值的IP,去高校演讲、组建付费知识问答社群、带货直播、上综艺节目……作为和中国情趣产业一起摸着石头过河、共同摸索学习的一代,不少人都掘到了属于自己的第N桶金。

性这件既原始简单又复杂神秘的小事所撑起的产业,就这样变成了钱。

香香说最近她的小店要改成无人售货了,爸妈对她做生意的看法也有所改变:”他们都想开了,本来就是床上的那点事嘛。“

参考来源:

娱乐硬糖:年轻人的第一件情趣用品,都是怎么买的?

深度创业:一年卖10亿,95后撑起“情趣用品第一股”

商业人物:情趣内衣小镇创始人的“禁欲”人生

创业家:卖情趣用品的姑娘们

撰文/采访:盆栽,Jonas编辑:Sebastian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为什么极端素食主义者热爱道德绑架

本文TAG:

幕言助手_手机无人直播软件_手机版无人直播软件_无人直播软件有哪些_无人直播软件下载